多家手游公司争金庸小说独家改编权 档案拍卖有悖遗愿

作者 十大博彩网 来源 文化新闻 浏览 时间 17/09/11

  阳光在线http://www.kmfcw.net/本报讯(记者 陈琼珂 通讯员 张静露)五家手机游戏公司因金庸名著的独家改编权之争而对簿公堂。近日,杨浦区法院法官通过对游戏与小说的人物、武功名称、故事情节等要素的细致对比,认定平杰公司侵犯达兴公司的游戏改编权,依法判决其赔偿50万元,并在官网首页连续72小时刊登声明,消除负面影响。

  怨由何来:4份期限为3年的改编授权合同

梁思礼签署声明 摄影/本报记者 李然

  2013年,达兴公司就《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 四部作品,与金庸分别签订《移动终端游戏软件改编授权合同》,并支付版权费共计800万元。随后,达兴公司根据《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的小说内容,改编完成了同名手机游戏,并进行公测。

  2014年5月,达兴公司发现平杰公司自行开发了一款名为“六大门派”的手机游戏。达兴公司认为,平杰公司在未经合法授权的情况下,擅自以金庸的四部名著为蓝本,大量使用作品中的独创性表现形式。博瑞公司、爱九游公司、游龙公司参与“六大门派”手机游戏的实际运营,并从中获利。因此,达兴公司以侵害作品改编权、虚假宣传、违反诚实信用的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四家公司告上法庭。

  平杰公司辩称“六大门派”是公司独立创作完成的游戏,人物名称虽与金庸小说里的人物部分一致,但均脱离了情节,没有实际意义。游戏中有些门派、人物是历史上存在的,亦非金庸独创。

  定纷止争:

  达兴凭“独家改编权”获赔50万

  审理中,最大挑战是“如何从整体上把握游戏的侵权事实和侵权程度。”承办法官细致比对游戏中的人物、故事情节发展等与金庸小说是否构成实质性近似。从人物角度来看,“六大门派”有令狐冲、岳不群、宁中则等,与《笑傲江湖》中的人物名字完全相同。从故事情节来看,涉案游戏与《笑傲江湖》前七章情节发展基本相同。从细节设计来看,游戏中再现了《笑傲江湖》中诸多经典桥段。

  承办法官指出,根据现有证据,涉案游戏显然构成对《笑傲江湖》前七章的改编。不过,游戏中并未出现其他三部小说的相似故事情节,故不构成对其他三部小说独家改编权的侵犯。

  南长街54号是否故居 拍卖是否违背任公意愿 “梁氏后人”统称是否模糊了两家后代真实关系———

  现年88岁高龄的梁思礼先生是梁启超最小的儿子,也是如今唯一健在的梁启超第二代子女。最近,一桩与梁启超有关的拍卖活动让他心里很是烦乱。

  最终,他选择通过本报发出声明澄清两点:第一,此次由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组织的“南长街54号藏梁氏重要档案”拍卖及衍生活动,与梁启超直系后人无关;第二,南长街54号不是梁启超故居,而是梁启勋的故居。

  这是一次什么样的梁氏档案拍卖,又是如何“伤及”梁启超直系后人?

  拍卖方北京匡时表示,“南长街54号”藏梁氏档案共计950件,是梁启超研究资料的新发现,这批珍贵的档案一直保存在北京南长街54号,梁启超及其弟弟梁启勋曾经长期在此院居住,所有档案藏品均由梁启勋整理珍藏,并由梁启勋后人保存至今,极具文物价值、学术价值。

  梁启超后人则认为,对方夸大了南长街54号和梁启超之间的关系,并且,这样的拍卖有违梁启超遗愿,梁启超后人对此表示遗憾。

  ■最大宗梁启超档案拍卖

  9月17日,北京匡时召开“梁启超与现代中国 南长街54号藏梁氏重要档案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最大宗的一批梁启超档案即将公开拍卖。

  “南长街54号”藏梁氏档案包括信札、手稿、书籍、家具等共计950件,其中287通信札,涵括梁启超胞弟梁启勋收藏的梁启超信札240余通、康有为信札23通等,通信方涉及民国政坛风云人物袁世凯、冯国璋、孙传芳等人,内容涵括梁启超手书退出进步党通告、声援五四运动电报、讲学社简章、梁思成、林徽因文定礼细节等,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袁世凯之解剖》、梁启勋《曼殊室随笔》等十件重要学术著作的手稿原件均系首次现世。

  此外,拍品中也包括梁启超手书康有为讣告铜板原件,梁启超自用书桌、拐杖、地毯等相关家具器物等等。此次拍卖总底价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如此大规模的梁启超档案拍卖,马上吸引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此同时,梁启超后人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裹挟其中。

  梁启超的外孙女吴荔明女士接到了来自第一历史档案馆打来的电话,对方只是想问问这次拍卖是怎么回事,梁启超后人是否知情。

  这样的询问逐渐多了起来,梁启超后人不得不重视起来,吴荔明女士说:“原本以为这次拍卖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很多人来问,有些虽然没有明说,但听得出潜台词——你们不是把梁启超的遗物都捐献国家了吗,怎么还有这么一批拿去卖钱?”

  了解到更多的拍卖消息后,梁启超后人认为,他们有必要进行一些澄清。于是,在经过多次会面、讨论之后,他们做出了一份《关于梁启超档案拍卖的声明》:

  作为梁启超(任公)的直系后代,由于最近不断有各界人士向我们质疑此事,我们特此声明如下:

  对于此次拍卖活动的策划及其衍生活动我们毫不知情,从媒体报道中才略知一二。梁任公生前曾对家人交待,他离世后,他的遗作都应捐献给国家,不能出卖。作为梁任公的后代,我们从未出售拍卖过梁启超的文稿和物品。此次违背梁启超意愿的拍卖行为与我们无关!

  南长街54号不是梁启超的故居,而是梁启勋的故居。梁任公自日本回国后便住在天津,曾定居于天津意租界西马路25号(现天津河北区民族路46号),即“饮冰室”所在处,那里才是梁启超的故居。梁任公在北京没有长期住所。他在清华任教时曾住过清华北院教员住宅第二号。他的家庭与梁启勋的家庭也不曾住在一起。

  声明由梁思礼(梁启超之子)及梁启超第三代直系后人梁再冰(梁思成之女)、梁柏有(梁思永之女)和吴荔明(梁思庄之女)签名,落款日期为2012年10月6日。

  ■南长街54号成为焦点

  由于梁启超直系后人的态度,这次规模浩大的、以梁启超为主题的拍卖变得富有争议,除了梁启超“遗作捐献国家”的遗愿之外,梁启超、梁启勋与南长街54号的关系成为了争议焦点。

  南长街54号在此次拍卖中具有重要的地位,据北京匡时方面介绍,梁启超及其弟弟梁启勋曾经长期在南长街54号居住,1912年梁启超流亡回国后,开始了在北京的政治活动,梁氏兄弟一起买下位于南长街的四亩地,并营建三进的54号院,在这里打开了人物关系网络,完成了影响中国近百年的大事件。

  “这处占地四亩的宅院由兄弟二人精心营造,里外三进,最高的南房曾是梁启超的固定卧房,康有为与其女康同璧亦是房中宾客。1917年,梁启超出任北洋政府的财政总长和盐务署督办,这段时间他频繁来京,‘南长街54号’也格外热闹起来。”

  “1919年旅欧回来后……梁启超组织社团、着力教育,在更大意义上承担了导师、慈父的角色,梁氏兄弟在‘南长街54号’的聚会更多了。清华讲学期间,他若是进城,便径直住在‘南长街54号’,专心治学并与家人共享天伦成为这个时期梁启超的主旋律。”

  ■梁启超后人:

  54号不是梁启超的房子

  然而,对于南长街54号,梁启超直系后人有不同看法。

  梁柏有女士和吴荔明女士代表梁启超直系后人表示,南长街54号不是梁启超的房子,也不是合买的。

  “梁启超的第二夫人王桂荃,我们叫她‘婆’,料理全家的日常生活,也是经济主管。梁启超不管家务,如果出了钱买房,婆应该知道,她是很精明的一个人,但她对所有的人没有提到过梁启超在南长街买过房子。”

  “在解放初期,王桂荃因为子女们都在北京,把天津的饮冰室卖了,在西单手帕胡同买了一所房子。梁启超家比较清贫,没什么钱,如果梁启超在南长街有房子的话,王桂荃要到北京来,会住到南长街,何必卖了天津的房子再买手帕胡同的房子呢?”

  梁柏有女士表示:“梁启超曾在南长街住过,也写过东西,但不等于是他的故居。梁启超在北京有三个临时住处,北海团城、清华大学教员宿舍和南长街54号。梁启超的故居是天津意租界的饮冰室,他最辉煌的时期住在那里。北京没有梁启超故居,现东城区的梁启超故居也不是他的房子,而是梁启超长女梁思顺在梁启超去世以后、在30年代买的房子。”

  她们认为,拍卖公司夸大了南长街54号的地位。“那些信札、手稿能看出是梁启超的,但有些南长街54号里的器物可能就不好分辨,难道梁启超踩过的地毯,就能说是梁启超的地毯吗?”

  “我们不是对这次拍卖眼红,也不愿意媒体炒作。当初我们也想顺其自然,算了不管,但对方在宣传中总是笼统地称‘梁氏后人’,于是便有人来质疑我们,询问怎么回事,我们只好站出来声明我们的态度。”

  在游戏广告宣传方面,平杰公司运用《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中的诸多元素。许多原著爱好者成为“六大门派”游戏的玩家,对达兴公司开发运营相关游戏产生不利影响,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

  至于博瑞公司、爱九游公司和游龙公司,均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者,从形式上已经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不能认定三家游戏公司主观上有共同侵权行为的故意。(涉案公司均为化名)

  梁思礼先生也回忆说:“我儿时住在清华园,父亲也带我去过南长街54号,但要说两个家庭都住在那里,这种情况是没有的。”

本新闻版权归阳光在线http://www.kmfcw.ne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http://www.harukasanada.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harukasanada.net/shxw/8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