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声川"冬之旅" 《三体》成功是个偶然难复制

作者 博彩网址 来源 文化新闻 浏览 时间 17/09/09

赖声川“冬之旅”:88岁蓝天野和63岁李立群撞火花

  赖声川新作《冬之旅》要讲一个忏与恕的故事

刘慈欣。(新华社供图)

  88岁的蓝天野和63岁的李立群能撞出什么火花

  □时报记者 张玫

  时报讯 88岁的北京人艺资深演员蓝天野加上63岁的台湾著名舞台艺术家李立群,这两个老戏骨加在一起,会碰撞出多大能量的火花?就在上周的北京,台湾著名戏剧导演赖声川就将二人串在了一起,带来最新作品《冬之旅》。这也是曹禺先生之女万方女士获老舍优秀戏剧剧本奖的作品。话剧反响如何?按照前去现场看戏的杭州大剧院副总经理管浩川的话来说:“真是很感动,不少观众都落泪了。蓝天野老师都88岁了,口齿还那么清楚,李立群老师更是全身都是戏。”而这部被赖导称为是“找到了自身戏剧创作之底蕴”的作品,也将于6月19日-20日在杭州大剧院上演。

  “这次《冬之旅》首轮巡演将有十个城市,分为上半年和下半年,而杭州大剧院,则成功挤进了上半年最早的巡演计划。”管浩川昨日表示,之于杭州,赖声川导演不仅是杭州的文化名人,而且赖导目前除了《如梦之梦》之外,几乎其他作品都来过杭州。“赖导的《宝岛一村》,杭州大剧院当时还创下了两场168万的票房,这在全国也属最高的。”管浩川透露说,这次的《冬之旅》,大剧院上周刚开票就收获了不错的票房,“赖导的品牌做出来后,大家提前买票的意识也增强了,因为很有可能到演出前又买不到心仪的票。”

  《冬之旅》是一个关于忏悔与宽恕的故事。蓝天野扮演的老金与李立群扮演的陈其骧年轻时本是一对至交好友。老金是个固执的老头,“文革”中,挚友老陈的背叛不仅让自己遭遇到牢狱之灾,更间接让绝望的妻子自杀,因此,他也无法原谅老陈,在孤独的晚年靠着这份怨恨和舒伯特的名曲《冬之旅》度日终老。老陈则一次又一次地敲开老金家的门乞求原谅,面对的却是老金一次次的拒绝。“如果犯罪不可饶恕,那么不饶恕是不是也是犯罪?”当仇恨与忏悔成为生命的支柱时,宽恕究竟是救赎还是终结。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中,两位老人试着直面人生中最深重的创伤,也终将对生命的意义的思考呈现于观众面前。

刘慈欣的代表作《三体》。

  近日,美国宇航局(NASA)发布消息,天文学家确认发现首颗位于“宜居带”上体积最接近地球大小的行星,一时间,“地球表兄”、“地球2.0”等说法在互联网上流传开来,被誉为中国科幻文学里程碑之作的《三体》三部曲也再度被网友提及。

  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在中国的销售量总计已超过100万册,成为几十年来中国最热销的科幻小说,并将被改编成电影。2013年,他以37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第一次登上了中国作家富豪榜。

  日前,记者专访了《三体》作者刘慈欣,他表示,相比科幻文学比较发达的美国,我国还处在初级阶段,很难通过一部或者几部小说就能够弥补。而对于被推上“世界高度”的《三体》,他认为,《三体》的成功只是一个偶然,这种机遇可能以后不会再来了。

  文/广州日报张丹

  实习生杨天娇

  刘慈欣和《三体》

  科幻作家,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三体》三部曲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在中国的销售量总计已超过100万册,成为几十年来中国最热销的科幻小说,并将被改编成电影。

  广州日报:中国科幻领域现在是个什么水平?

  刘慈欣:世界上科幻文学比较发达是在美国。相比来说,我们还在初级阶段,一方面,文学的成熟度不如他们,他们搞这个将近一个世纪了。另一方面,差异是在受众群体市场,我们的读者人数、销售量、作家人数,跟美国都差很远,大概是美国十分之一的水平。

  广州日报:你是怎么开始科幻小说创作的?

  刘慈欣:1998年前后。主要动机在于我本人是一个科幻读者,看得多了,就想写了。

  广州日报:你是位工程师?

  刘慈欣:对,其实国内写科幻的,都是业余的,包括我也是业余的。

  谈《三体》成功:

  “有很多偶然因素影响”

  广州日报:有观点认为,科幻文学很多是千篇一律,万变不离其宗,你怎么看?

  刘慈欣:可能有这方面的问题。科幻本身是创新的文学,需要新的构思,新的想法,这本身来说就比较困难。就科幻的题材,不单在中国,在外国也一样,还是处于一个不断重复、有限的题材。

  广州日报:《三体》是否脱离这样的局限,相当于开辟一个新的领域或想法?

  刘慈欣:不赞同这种观点。《三体》不是新的领域,新的想法。相反,《三体》描写的题材是科幻里最老的题材,都是外星人入侵,这在科幻小说诞生之初,就有作家写过了,而且现在也不断在写。它不是全新的领域与题材,即便在国内的科幻小说中,之前描写这类题材的也有很多。

  广州日报:其他小说没有取得《三体》这样的成功?

  刘慈欣:是,它们没有那么大的影响。但《三体》的题材不是全新的题材。

  广州日报:《三体》成功有哪些因素?

  刘慈欣:说坦率的话,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有各方面的机遇,刚好各方面的力量合在一起。不光我不清楚,出版者也不清楚。因为《三体》之前之后的科幻小说都很难产生多大的影响,所以具体说这本书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影响,可能会有很多偶然的因素在里面。和它的内容肯定有关系,但不得不承认里面有很多偶然因素。具体是什么偶然因素,只能说有些能感觉到,比如说《三体》第三部产生影响的时候,正好是微博兴起的时候,微博有意无意对它起到宣传作用。

  中国的科幻文学在世界总体来说,还差得很远。不可能通过一两部作品就把中国科幻作品带到一个世界的水平,这不现实。

  谈“《三体》电影”:

  “只有部分参与”

  广州日报:《三体》拍电影了?

  刘慈欣:《三体》的外景部分在上星期都拍完了。现在已经不用看剧本了,无论认不认同都已经拍完,开始进入后期制作了。

  广州日报:《三体》拍摄当中你有参与吗?

  刘慈欣:只有部分的参与。电影的主要创作人是导演、编剧。

  广州日报:国内拍科幻题材的电影是比较少一些。

  刘慈欣:对,在经验方面肯定是不能和美国相比。

  广州日报:不过《三体》不但在国内拿过奖,在国外也有些影响力。

  刘慈欣:目前在美国确实有影响力,获得过五项科幻的提名,但是并没有拿到任何奖项。在亚洲的科幻文学界确实是第一个。

  谈《三体》之“火”:

  “这个机遇可能不会再来”

  广州日报:《三体》火了,你其他的科幻作品会好卖一些吗?

  刘慈欣:没有。还真没有什么带动。这是很反常的现象,按理说对一个作家的作品会有带动,但是对于我这个没有带动,多少有些失望。

  广州日报:可能是什么原因呢?

  刘慈欣:以前不敢确定,四五年过来,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原因是什么,其实很简单,《三体》的成功是一个偶然现象,不会重复。有人说这么说是我谦虚,但是目前来说不得不承认,这不是我谦虚。《三体》碰到的是一个机遇,这个机遇可能不会再来了。

  广州日报:非常偶然?

  刘慈欣:如果想再次成功是另外一回事。因为成功的作家确实有这样的实力,本身作品就很厉害,也可能有第二个成功出现。因为在我们目前的文化领域也好,在阅读领域也好,话说回来每一本畅销书都有偶然因素,很难说很多畅销书是怎么畅销起来的。举个例子,《狼图腾》这本书写得不错,题材也好,表现手法也好,但你能想到这本反映文革时期内蒙古的书会成为畅销书?都有偶然因素,包括出版商、作家、读者也好,说不定突然畅销起来。包括现在很多畅销书说不清楚它为什么畅销,比如一些短篇小说畅销,在以前是很难畅销的。这个也给作者一个平常心,就是说你的书不畅销,并不是你的错,并不是因为写得不够好。反过来也一样,它肯定有别的因素在推动的。所以,创作者要有平常心,机遇很重要,不是说你有实力就能成功。

  谈“新地球”:

  不会成为科幻小说新线索

  广州日报:如何看待李淼的批评?

  刘慈欣:他对《三体》其实是很大的宣传,作用完全是正面,不是对立。无论是《三体》对他的书,还是他的书对《三体》,都有很重大的意义。我还给他的书写了序的。(注:日前,中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科普作家李淼曾公开指出《三体》中的物理理论到处是“硬伤”,对此评价刘慈欣欣然接受,“我在发电行业的计算机领域是内行,但在其他学科,我是外行。”)

  广州日报:NASA称发现新地球,能否为科幻小说提供“启发”?

  刘慈欣:作为写科幻的人,肯定会关注。但它不会对科幻小说产生新的启示。因为这些东西不论在科学上,在天文学,还是科幻小说,它早就是可以预料到的。人们早就知道这样的存在,因此就不会感到意外。这不是一个很震撼、不可预料到的发现,它本是一颗早就可能存在的行星。

  广州日报:这种类地行星被发现,现在网友就会与《三体》中的外星文明夹杂在一起。

  刘慈欣:因为早在《三体》之前,在科学界也好,其他方面也好,早就确定这样类似的行星是存在的,人们对于“外星文明”早就有了自己的想象。

  谈“生活”:

  “抱着平常心来写书”

  广州日报:《三体》三部曲创作花费了多长时间?

  刘慈欣:大概用了五年。但是之前还有很长时间的,包括想法萌发,完善,这个时间很长。

  广州日报:《三体》火了之后,对你的日常生活有没有改变?

  刘慈欣:没什么改变。只是一本书而已。

  广州日报:毕竟《三体》畅销,版税也算当年最高了。

  刘慈欣:从这方面来说,这在科幻小说里面肯定是市场最好的,是远远超出其他的作品。但是与其他的畅销书相比,它还很一般,无论是市场还是各方面。

  广州日报:未来有什么打算?

  刘慈欣:继续写科幻小说,但是写得比较慢,需要时间。

  广州日报:今后还会写出像《三体》那样的书,或者尽全力构思类似新的想法?

  刘慈欣:一本书产生这样的影响力,不仅取决于书的本身,它还有很多的机遇。这种可能性很小。我是抱着比较平常的心态来写书。也有作家一本接一本地成功,但是这样的作家少之又少。大部分作家作品可能很多,但是成功的可能只有一两本。(注:刘慈欣大学毕业近30年来都没有换过单位,一直在山西阳泉的一个发电厂做工程师。)

  在火星的荒漠,在水星灼热的矿区,在金星的硫酸雨中,在危险的小行星带,在木卫二冰冻的海洋上,甚至在太阳系的外围,在海王星轨道之外寒冷寂静的太空中,都有无数人在工作着。你当然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但如果你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为你而骄傲。

  你们遇到TA们了吗?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人类与TA们的相遇可能在十万年后都不会发生,也可能就发生在明天,这是人类所面临的最不确定的因素。

  最为难得的是,已经88岁高龄的蓝天野还能继续登台。“这么大岁数,他台词还背得那么溜,太厉害了。”管浩川感慨地说。说起来,《冬之旅》也是蓝天野一手促成的,他曾对编剧万方说:“你能不能写一个像我这样的人的一个戏。”这句话引起了万方对于那段苦难岁月的思索与对人性的探讨,并最终促成了《冬之旅》的诞生。

  对于请蓝天野担纲主角,赖声川笑称“这样的缘分可能就是我今年的运气”,并感叹他就是“活的百科全书”。至于赖导的另一位“御用演员”李立群,也是时隔近20年后再度合作。据说初次接到赖导电话时,李立群曾拒绝出演。但是当他看完《冬之旅》剧本之后内心非常沸腾,而当知道是跟蓝天野老师以及万方老师合作之后更是燃起了重返舞台的热情:“舞台剧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戏剧摇篮,蓝天野老师这一辈演员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高,我的很多表演都是从《茶馆》得到的启发。”

  节选自刘慈欣写给女儿的信:《两百年后的世界》

本新闻转载于太阳城娱乐,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本文由:(http://www.harukasanada.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harukasanada.net/shxw/83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