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元庆 央企成“亏损王”大户

作者 足球直播网 来源 财经快评 浏览 时间 17/09/13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全面负责公司董事会、战略制定、业务规划和运营。嘉宾供图

  距离A股2000多家上公司年报披露截止日还有一段时间,但上市公司中国铝业已基本锁定了2014年度亏损王的“桂冠”,162亿也刷新了A股公司年度亏损纪录。在此之前,A股历史上,年度亏损超百亿元的上市公司只有2008年的东方航空(亏139.28亿元)和2011年的中国远洋(亏104.5亿元)。

  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认为,中国的传统企业潜在的可转化优势,使得中国在数字经济浪潮中有了爆发的可能。在网民越来越年轻化的今天,要尝试着去做80、90后的朋友。

  传统企业是数字经济的爆发力源泉

  新京报:如今不单单是中国在发展“数字经济”,世界各国都在关注数字经济,提出工业4.0概念,你认为中国在发展数字经济上有什么优势?

  杨元庆:目前中国的大环境很好,之前李克强总理提出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概念,各行各业在互联网转型升级上,也得到了国家在政策方面的支持。现在各企业的现状不同,转型的方式与节奏也不尽相同,很多传统企业都具有可转化的潜在优势,是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的爆发力源泉。

  首先可以看到,中国已经超越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像实体经济、传统产业拥有巨大的存量,他们一直是经济转型和升级的重兵。如果我们能成功启动这支重兵,用互联网对它们进行赋能,那么凭借它们体量大、发展迅速的特点,很快就能盘活各个行业,加快全社会互联网转型升级的步伐。

  第二,中国消费人群数量庞大,消费习惯相似,所以能孕育出规模空前的移动互联市场,这是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条件。我们国家平原运输的便捷性,也为O2O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这些方面都是中国发展数字经济的巨大优势。

  新京报:随着移动互联网低龄化、低学历的趋势更加明显,联想将如何实现这些用户的价值?

  杨元庆:现在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主体是80、90后,他们的特点是信赖互联网口碑,在社交媒体上高度活跃。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单一销售产品,还要通过在互联网上的营销和互动,把用户培养成粉丝,把联想更加鲜活、亲近的形象传递到他们心中。

  包括我在内的联想高管们,目前都在学习如何通过微博、微信、社区平台,来和粉丝们全面互动,倾听他们的声音,和他们成为朋友。

  越来越多的企业做手机是好事

  新京报:联想在移动端的发力很猛,但你也判断明年PC销量会回升,那么未来联想在移动端和PC端的布局是怎样的?

  杨元庆:在移动端,我们制定了一个中长期三步走战略:首先,发展中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其次,借助创新产品打入成熟市场;最后,专注开放市场渠道(占比80%)和(继续发展与电信运营商关系)重新夺回中国市场。

  至于在PC端,我们已经连续十个季度成为全球PC冠军,目前的全球市场份额是21%,未来我们将以赢得国际市场30%的市场份额为目标。

  新京报: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企业站出来要做手机,甚至要成为中国的苹果,你认为在这些企业中联想最大的对手是谁?

  杨元庆:我认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出来做手机是件好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能振兴手机行业。在PC领域,联想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但是在手机领域,我们还在前进的过程中。我认为,联想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相信在未来,联想的手机品牌通过努力,也会和PC一样获得更多消费者的喜爱。

  创业的风口无处不在

  新京报:你认为创业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杨元庆:对于真正的创业者来说,风口无处不在。所以,与其去寻找风口,往风口上钻,创业者不如好好锻炼自己的翅膀,像老鹰那样,没有风也能翱翔,而有风的时候,能飞得更高。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千万不要只会“等风来”。

  新京报:联想旗下有自己的天使基金,也在鼓励内部创业和孵化,就目前来说有比较得意的创业项目吗?

  杨元庆:联想在投资领域很早就有了布局,我们所关注的,一直以来都是与互联网+领域相关的项目。我们认为的好项目有几个要素,比如说创始人是连续创业者,或者有强大的创业团队等。但是,如果初创企业有非常好的点子,有前瞻性的理念,我们也会投。

  比如早在2010年的时候我们就坚信,生物识别领域拥有广阔的前景。所以,那时候我们的乐基金就投资了生物特征认证企业Nok Nok Labs。如今,它已成为目前全球生物特征认证的行业标准。

  新京报:什么样的创业项目能够吸引联想的目光?

  杨元庆:我们的投资与单一的财务投资不同,不光关注利润,还希望投资的项目能够成长为有影响力的企业,促进产业生态的发展。所以联想的投资是长期性的,不跟风,不盲目,有自己团队的判断。

  新京报:“一带一路”是国家主推的对外战略,联想在海外战略上有哪些与一带一路相配合?

  杨元庆:今年两会时我曾提案,希望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支持企业“整舰出海”,鼓励企业在“一带一路”工程中兼并,收购,在绿色领域投资,去创造带有中国特色的跨国公司。

  作为“一带一路”科技创新的主力军,这是中国IT企业走出去,在对国外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在政府间电子化管理和服务共享中,推广自身信息技术和产品的大好机会。

  网事

  壹

  新京报:你手机里有多少个APP?最常用的是哪个?

  杨元庆:有几十个APP吧。最常用的是茄子快传、邮件还有微信。

  贰

  新京报:你最常用哪种方式上网?上网费多少钱?

  杨元庆:手机上网。我使用的是全球漫游套餐,至于具体花费需要保密。

  叁

  新京报:你认为互联网去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明年还会有哪些变化?

  杨元庆:这一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更理性地看待互联网。明年,相信会有更多的传统行业、传统企业插上互联网的翅膀,而互联网热则会更趋理性。

  行业低迷、售价下降等诱发巨亏

  3月25日晚间,中国铝业披露年度财报显示,公司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1417.72亿元,同比下降18.07%;而净利润同比2013年的9.4亿元,出现了巨亏162.17亿元。

  对于业绩巨亏的原因,中国铝业称主要是因为两个方面,行业环境持续低迷和资产计提减值加大所致。

  “减利原因主要是集团主导产品销售价格下降了2%-7%,今年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对内部退养和协商解除劳动关系人员计提辞退及内退福利费用,使得公司由盈利转为亏损。”中铝在年报中表示。

  从行业层面来看,公司认为,在2014年里,国际宏观经济低迷对铝品价格形成了压制;国内市场中,银行收紧了对电解铝行业的信贷,导致铝价快速下跌等,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业绩。

  除去行业因素,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成为中铝去年业绩暴跌的另一重要原因。根据财报,2014年中铝分别对重庆分公司、中铝宁夏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硅产业子公司、部分拟退出的电解铝生产线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资产减值的损失共计74.59亿元,同比2013年增加了56.6亿元,增长幅度达到314.62%。

  而2013年同期,因为各种资产甩卖的运作,中铝共计收入68亿元,使得当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94亿元。

  上市后“摊大饼”式扩张

  实际上,自2007年登录A股之后,中国铝业这家国内最大的铝品制造商便开启了扩张和并购的道路。

  上市当年,中国铝业吸收合并了山东铝业、兰州铝业、包头铝业三家企业;2008年,中铝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收购了中铝母公司和中色科技持有的6家铝板带加工企业。

  同期,中铝也开始向海外扩张。公司先后收购了秘鲁铜业、马来西亚矿业国际的股权,并在沙特参股了一个耗资45亿美元的电解铝项目。2010年,中铝收购了与力拓的西芒杜铁矿合资公司的股权。两年后,公司又收购南戈壁公司,永晖焦煤29.9%的股权和宁夏发电集团。

  从电解铝、氧化铝、铝加工到电力的上下游,甚至煤炭,中铝的并购产业链全面铺开。

  但这种“摊大饼”式样的并购模式并未给公司的盈利状况带来改善,与此同时,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同钢铁煤炭等大宗商品一样,铝价开始大幅下降并面临产能严重过剩,一步步让中国铝业陷入业绩巨亏的境地。

  财报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2年,中铝的营收从761亿元一路飙涨至1494亿元,但同期的净利润却累计亏损118亿元;其中,2009年和2012年分别亏损46亿元和82亿元。

  2013年,为了避免连续两年亏损遭遇“ST”的命运,中铝开始频频向母公司兜售资产。

  当年5月,中铝先是把旗下8家铝加工企业售卖给了母公司;10月份,中铝进一步出售了中铝香港持有的中铝铁矿控股65%的股权,最终公司实现年度净利润9.4亿元,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亏损78.07亿元。 新京报记者 刘溪若 白金坤

  ■ 相关

  新掌门背负扭亏压力

  在2014年里,深陷业绩巨亏泥潭中的中国铝业,迎来了新任掌门——葛红林,临危受命的葛红林提出了一套扭亏路子,试图止住出血点。

  2014年10月21日,中铝公司对外宣布,成都市原市长葛红林接替熊维平,任中铝公司董事长;2015年2月,葛红林又接任上市公司中国铝业董事长。对葛红林来说,接手中铝随之而来是巨大的压力。去年年中,中铝亏损了41亿元,三季度亏损54.1亿元,如今报出全年巨亏162亿元。

  在此前中铝2015年年度工作会议上,葛红林曾提出,2015年所有板块都不能亏损,包括亏损严重的铝业板块在内。意图帮助集团扭亏并摆脱困局的决心很大。

  葛红林提出了一套“加减乘除”的扭亏路子:加法是坚持做强最精主业;减法是处置不良资产,止住出血点;乘法是把创新驱动作为扭亏脱困和转型升级的新引擎;除法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资本回报率。

  “对巨亏的央企来说,加速剥离不良资产板块,提高整个企业的运转效率,这个转型和改革的方向是对的。”长期研究央企治理的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在祝波善看来,类似中铝这样的大型能源、资源型央企,近年来屡屡陷入巨亏泥潭,直接的原因是在过去数年里,没有及时进行产业转型升级。“类似钢铁、煤炭、电解铝,受此前宏观政策利好,这些企业早前往往发展模式是走量和规模,但在经济放缓,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这些已经不足以应付现在的局势,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他认为,在转型升级滞后之外,央企巨亏的根本原因是体制改革不到位。“没有一个市场化的运转机制,企业很难提升效率。”祝波善表示,对中铝来说,未来扭亏的关键,除去自身的调整之外,还要坚持混合所有制的股权改革,重新激活企业的竞争性。 新京报记者 刘溪若

  ■ 延展

  央企成历年“亏损王”大户

  中国铝业问鼎A股历史“亏损王”。新京报记者发现,随着宏观经济陷入低迷,有色、航运、钢铁等强周期性行业成为近几年A股年度“亏损王”的绝对主角。上市央企成为近几年的“亏损王”大户。

  2010年,华菱钢铁以26.4亿元的亏损额名列沪深两市亏损榜第一名。在第二年,公司合计获得政府补贴11.68亿元,成功扭亏为盈。

  2011年的亏损王当属中国远洋,104亿元的年度亏损将当年所有的“竞争者”远远抛在身后。在2011年的A股十大亏损公司排行榜中,中国远洋一家亏损的钱相当于后面九家的亏损总和。在A股的历史中,该亏损额度当时排行第二,仅次于2008年东方航空所创下139亿元巨亏。

  第二年,中国远洋又以95.6亿元的巨亏蝉联2012年度“亏损王”。由于连亏两年,中国远洋被“披星戴帽”,成为当时A股最大的ST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同一年中国铝业亏损82.3亿元,紧跟在中国远洋后面。

  2013年中国远洋因为获得资产处置收益65亿元,实现扭亏并“摘星脱帽”。不过,另外一家航运企业则没有如此幸运。*ST长油2013年巨亏59.22亿元,成为当年的“亏损王”。由于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连续三年亏损,*ST长油2013年5月14日起被暂停上市,结束其17年的上市之路,也成为A股首家退市央企。

  记者发现,上市央企成了“亏损王”大户。在今年的十大亏损上市公司中,除了中国铝业外,皖江物流、攀钢钒钛、八一钢铁、国投新集等,均为央企或地方国企。

  新京报记者 陈杨

  另外,除了已经退市的长油,大部分亏损央企的年度财报呈现“一年巨亏一年微盈”的特征,而扭亏的途径主要是来自政府补贴和处置资产收益。 新京报记者 白金坤

内容搜集整理于阳光在线官网,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本文由:(http://www.harukasanada.net)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harukasanada.net/cjkp/8401.html